人民日报海外版

琪凯拉是我在伦敦读研究生时结识的意大利裔闺蜜。不论以哪个国家文化来衡量,她都是一等一的“御姐范”。比如在学校时,我有幸被她纳为死党。用她的话说,是因为我是班上唯一步伐和语速能跟上她节奏的,跟我在一起比较节约生命。

是否真的节约生命我可不敢说,因为我俩在一起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在聊花边新闻。琪凯拉比我大几岁,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已经是意大利一家大型医药公司的高层经理人了。用国内流行的说法,她应该算是高学历、高收入、高职位的“三高剩女”。虽然欧洲人并无“剩女”之说,琪凯拉的父母也从不给她压力,但偏偏这位御姐自己是位“结婚狂”。 确切地说,她是个挑剔的“结婚狂”。

琪凯拉对自己“恨嫁”的坦诚常常是滑稽又可爱的。比如我在伦敦结婚的时候,御姐兴奋程度不亚于我,她特意请了两天假从意大利飞过来,而且亲手制作婚礼蛋糕。飞来英国的头一天晚上,御姐网络视频问我:“婚礼你会穿白色的礼服吗?”我说:“不穿”。她马上欣喜地说:“那么你介意让我好歹在婚礼上穿一回白色吗?”我大笑说:“没问题呀,不过戒指可是我拿!”御姐说:“但是你的花束必须要直接抛向我!” 琪凯拉对“婚礼结束,哪位未婚女子能接住新娘扔出的花束就能成为下一位新娘”这个欧美习俗抱以厚望,这份喜气她势在必得。我当时还担心她举着这捧鲜花怎么过意大利海关。琪凯拉说没事,故事情节她早已想好了。要是海关拦,她就走苦情路线:“我婚礼上新郎跑了,我就剩下这束花了,你还不让我入关?”御姐继续分析,如果必要的话,她会忽闪着湿润的大眼睛,总之海关条例无法阻挡她对结婚的向往。

但你可别误会,其实琪凯拉是个魅力型御姐,她身边不乏很多追求者:事业型、性感型、居家型……别看琪凯拉总调侃说自己的终身理想就是嫁人,但她居然对这些帅哥全都没感觉!各路优质男士也使尽浑身解数,不乏曲线救国拍我这个小妹马屁以求在御姐前美言几句。回想那些贿赂我的好吃的好喝的,我还真受之有愧呀。因为其实哪位男士我也没帮上。琪凯拉一直很笃定自己要找的“他”是什么样的,而在那个“他”出现之前,这位御姐一直在恋爱,从来不将就。

去年琪凯拉终于结婚了!她的那位先生是一位风趣体贴、居然还有8块腹肌的摄影家!两人亮相的那一刻,朋友们不禁唏嘘,原来御姐真的找到了一位男神!宣布婚讯的时候,琪凯拉把她家里摆放的一束保存完好的干花照片传到了网上,跟我说:“你看,我就说你的婚礼花束会带给我好运!” 哇!居然那花束琪凯拉保存了5年,直到真爱出现!

有朋友曾经半开玩笑地说,琪凯拉的经历对于很多单身大龄女青年是个“励志”的故事。我倒不觉得琪凯拉的经历有多少可能被复制。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御姐找到男神的完美结局与其说是因为琪凯拉相信爱情,不如说是因为她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


SourcePh" >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