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娱乐频道

有人说:因为有了何炅和于娜,所以同为贺岁话剧的《想吃麻花现给你拧》有了超越《翠花,上酸菜》的资本,又因为制作成本大幅度提高,所以《麻花》更具市场竞争力。但无论怎样,贺岁话剧旗帜不倒应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昨晚,揭开今年贺岁帷幕的《麻花》在中戏逸夫剧场首演,舞台上时空交错、色彩斑斓、热闹非常,虽然是一出贺岁搞笑剧,但依然是“酥脆香甜”四味俱全。



俗话说,“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但《麻花》的戏剧结构却不仅于此,对于熟悉戏剧的观众而言,与《浮士德》有几分相似,简言之便是一个人的五个梦境。王东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销售代表,他天性乐观,但空有远大理想却缺乏实际行动,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结识了拥有无边法力的魔鬼“麻花”,此后,在麻花的帮助下,他经历了从梦境到现实的六种人生———土大款、歌星、球星、作家、秦始皇,最后又回到现实。就如同酥酥的麻花被咬了一口之后分裂成若干块的感觉。



作为《翠花,上酸菜》的姊妹篇,《麻花》秉承了其讽刺和影射的犀利态度,从科技骗子到伪劣工程,从明星性丑闻到疯狂歌迷,从韩乔生语录到主持人煽情,从作家狂要版税到身体写作……一切都被演员以耍宝似的表演方式进行了尖锐的批判。特别是“秦王梦”一段,王座下燃烧着的蜡烛俨然《英雄》中的经典场面,残剑和飞雪两个名字也是似曾相识,秦王将太子丹余党的名字刻在麻将牌上以便捉拿的方式也让人不禁联想到伊拉克战争。



名模加名嘴的组合此番是二度登上话剧舞台。当初的王海珍与戴军为《涩女郎》赢得了票房,但却失掉了口碑。而此次,并不缺少表演经验的何炅和于娜操数种方言挑战古今六种人生。舞台上,何炅尽情施展着自己的表演才华,大款的粗俗,球星的无知,文化学者的道貌岸然,无一不生动自然,令人忍俊不禁。而于娜更是应了百变女郎的美誉,一会儿歌迷,一会儿主持人,一会儿孟姜女,时空交错,性格迥异,特别是一段劲舞加野性十足的歌曲《情绪10分》,让人领略了美女不为人知的一面。



在喜剧结尾处煽情似乎成为了商业导演们近期的通行做法,《麻花》也不例外,于是就有了痴情男孩用真情赢得美丽女孩的情节设置。由于剧中王东最大的愿望就是得到依琳,因此他的每一个愿望都是围绕依琳展开的,但在屡屡受挫之后,王东许下了最后一个愿望:希望依琳永远幸福。此时,魔鬼的咒语解除,何炅深情地唱起了自己的新歌《最好的幸福》,而一袭白衣的依琳笑吟吟地舞动在他的身旁。如此甜美的结尾,相信定能让无数少男少女为之动容。



戏仿之外还缺什么

我得说《想吃麻花现给你拧》是好看的,它最大的特点就是“拿来主义”,里头闪现的那些段落我几乎全部熟知,进而及时地在包袱抖落后惊声尖笑。

对,就是《惊声尖笑》,这是一部电影的名字,采集好莱坞当红电影之典型段落然后重装上阵,达到搞笑和嘲讽的效果。《麻花》也是这样的,有的是致敬式的引用,有的是搞笑式的戏仿。

这出戏对当红影视剧细节的套用很不客气。土大款那段是赵本山的路子,小何的东北话字正腔圆在意料之中,细声细气的于娜嘴里飞出宋丹丹的口音着实有点惊人。歌星性骚扰歌迷那段活脱是“皇阿玛性骚扰”事件的翻版,操持的是娱乐圈如日中天的台湾腔,比如说“这房间里的空调是不有坏掉”了。第三段里,东东成为了一口大连话的球星,在“名人脑筋秀”的现场殴打了持不同意见的观众,让人不免想起不是飞痰就是动拳的个别球星。第五段是《英雄》模仿秀,秦宫巍峨,武士虎狼,就连陈道明跟前的那排烛火也照猫画虎,秦王腰中长剑名为“残剑”、“飞雪”。在孟姜女自诉身世时,居然用上了周星星的快板道白,把秦王和侍从的脑袋敲得一伸一缩。

整场戏我一直在笑。问题是,《麻花》糅合了几乎所有的社会热点和时尚元素,无一字没有出处,尖酸刻薄辛辣到位,可属于它自己的创新在哪里?或者说,它自己在哪里?这时有人会说了,贺岁剧不就图个乐吗,你跟人家要想法,给了你想法吧,准保你又嫌不好玩。话不是这么说的,好玩和套用都不是错,关键得看您是拿来这些料重新配置,另翻出一层意思呢,还是简单拼贴,就着人家的话音再胳肢观众一回?《麻花》里有前者,后面的这类东西恐怕也不少。所以,高标准严要求一点,拧《麻花》的人还得加把劲儿。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