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在自己的词里醉过多少回?

古代文人骚客除了倾心于笔墨珠玑,更以丰富的生活情趣和爱好为荣。譬如生前就自铸墓志铭直言自己“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 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橘虐,书蠹诗魔” (《自为墓志铭》,张岱)并以此为荣的张岱;写出集“词曲、演习、声容、居室、 器玩、饮馔、种植、颐养”八大雅好于一身的《闲情偶寄》的李渔。


李清照画像。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李清照画像。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而在历代女性文人中,能似张岱、李渔颇具“生活家”色彩的则无人可出李清照之右。 按照现在的定义,李清照端可算得上是宋朝的妇女界的“高端玩家”,除了嗜酒如命,还爱评议朝政、又性喜赌博、偏爱珍馐,通俗说来,就是吃喝嫖赌剔去“嫖”外其样样精通,不 仅如此,席收宴罢之后还要或人前或深闺中“非议”几番朝政,一丁点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所以清照虽然号易安居士,却是没看出她何处有大家闺秀般的顺从安柔,反倒是有几分男子 的刚烈和果决。这种性格特征,也注定了李清照在乱世中漂泊一生的境遇。


此番言及酒,之于清照同学是万少不得的,但或许是家道中落、青年丧夫让她更加成熟, 练就了一生贫贵皆可处之的本领,清照虽是嗜酒,却不甚计较酒的种类和品质。有词为证:


莫许杯深琥珀浓,未成沉醉意先融,疏钟已应晚来风。


——《浣溪沙莫许杯深琥珀浓》


共赏金尊沉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


——《渔家傲雪里已知春信至》


薄衣初试,绿蚁新尝,渐一番风,一番雨,一番凉。


——《行香子天与秋光》


险韵诗成,扶头酒醒,别是闲滋味。


——《念奴娇春情》


看彩衣争献,兰羞玉酎。祝千龄,借指松椿比寿。


——《长寿乐微寒应候》


微风起,清芬酝藉,不减酴醾。


——《多丽咏白菊》


酒美梅酸,恰称人怀抱。醉莫插花花莫笑。可怜春似人将老。


——《蝶恋花》
李清照和赵明诚。

李清照和赵明诚。


从“琥珀深”、“沉绿蚁”、“绿蚁新尝”、“扶头酒醒”、“兰羞玉酎”、“不减酴醾”可以看出,清照同学不像李白,她大抵是不挑酒的。


所谓“绿蚁”,宋朝时新酒初酿之后是需要过滤的,没过滤之前新酒正如今日的果粒饮料,从酒器中导出来时浮沉着泡沫和果肉渣滓,色微绿,细如蚁,所以名号“绿蚁”,可以算是一种比较低端廉价的酒精饮料,按照今天的情况,大抵可以类比于苹果酒、荔枝啤。这并不是宋朝的特产,早在白居易的《问刘十九》中就有“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一句。


而“杯深琥珀浓”中的琥珀酒,则是雄黄、菖蒲、菊花、屠苏酒一类的药酒,据说其主要功效是预防流感,减轻心律不齐,放在今天就类似宣传有保健功效的劲酒、竹叶青等。
李清照像。

李清照像。


除了这两种比较亲民的酒品,李清照在《念奴娇春情》中有“扶头酒醒”一句,按照 《念奴娇》词牌的平仄,这四个字应该断句为“扶头-酒醒”,但值得一提的是,宋代确有扶头酒这一品种的佳酿。宋朝王禹僻有“扶头酒好无辞醉,缩项鱼多且放馋”之论,而贺铸《南歌子疏雨池塘见》中亦有“易醉扶头酒,难逢敌手棋。日长偏与睡相宜,睡起芭蕉叶上、 自题诗”之句。并且如果用扶头酒类比于今日的酒品,其至少也是五粮液这般等级的佳酿了。


同时,李清照《多丽咏白菊》词里有“微风起,清芬酝藉,不减酴醾”一句,言意为花期虽已晚,但清香美景均不逊色于极盛之时。有趣的是,宋朝也确有“酴醾”酒一说,“酴醾”本作“荼蘼”,也是王菲《开到荼蘼》中的荼蘼,是一种初夏时节开白花的植物,有香气,古人多用酴醾花熏香或浸渍酒,宋庞元英《文昌杂录》卷三:“京师贵家多以酴醾渍酒, 独有芬香而已。”同时,酴醾又指是一种经几次复酿而成的甜米酒,也称重酿酒。唐无名氏 《荤下岁时记 钻火》:“新进士则于月灯阁置打球之宴,或赐宰臣以下酴醾酒,即重酿酒也。”这种酒如果放到今天,该是南方冬日节气常饭前饮来暖身的甜酒糟了。


至于《长寿乐微寒应候》中“看彩衣争献,兰羞玉酎。祝千龄,借指松椿比寿”提到的“玉酎”,可能是出现在李清照诗词中最为高级的酒类了。《明堂月令》中有“天子饮酎” 一句,单单四字即可见得此类酒品象征的身份地位;郑玄在注《说文》时也提及,“酎之言醇也,谓重酿之酒也”,说明此种酒品的醇香来自于严苛的工艺和多次酿造的流程。


最后的“酒美梅酸”,读来可以是酒伴青梅食用,但推测清照定是饮过青梅所酿制之酒也无不妥之处。


所以放在今天,清照可谓下吃得地摊烧烤,上出入得高档会所的美娘子。可李清照在自己的词里到底醉过几回呢?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清照同学虽然嗜酒写酒品酒,但其实她的酒量应该和他的姨太姥爷欧阳修一样(清照的母亲王氏,是“拱辰孙女”,而王拱辰的妻子是薛奎的次女,薛奎的长女则嫁与欧阳修,故清照和欧阳修有远房亲戚关系),虽然号醉翁,但也是“饮少辄醉”, 不然清照同学也不会饮度数那么低的梅子酒也能宿醉了。
老实说来,文人中真正能喝的也没几个,以杜甫的《饮中八仙歌》为例,贺知章喝醉骑马都跌落井底,李白一斗就已经醉意诗兴并举,更别说张旭区区三杯就开始狂草了,文人重 的是醉后的情怀,所以宁愿少喝一点,也不能醉后酒品太过难看,当然李白这种每日必饮, 逢饮必宿醉的酒仙就不在其内了。

老实说来,文人中真正能喝的也没几个,以杜甫的《饮中八仙歌》为例,贺知章喝醉骑马都跌落井底,李白一斗就已经醉意诗兴并举,更别说张旭区区三杯就开始狂草了,文人重 的是醉后的情怀,所以宁愿少喝一点,也不能醉后酒品太过难看,当然李白这种每日必饮, 逢饮必宿醉的酒仙就不在其内了。


清照同学作为文人,还是女性,酒品自然是极好的,故而虽然其沾酒就倒,但也不像李白一样发疯舞剑,也不和张旭一样恣意笔墨,倒就是倒,不管真醉假醉,烦恼愁事先抛到脑 后,睡一个美容觉先。


夜来沈醉卸妆迟,梅萼插残枝。


酒醒熏破春睡,梦断不成归。


——《诉衷情夜来沈醉卸妆迟》


喝醉归来连妆都来不及卸就倒在床上了,这也是喝的蛮拼的,是从宋朝工体回来吗?


沈水卧时烧,香消酒未消。


——《菩萨蛮风柔日薄春犹早》


一觉醒来,发现香薰味都没了,酒还没醒,得,又醉一宿。


临高阁,乱山平野烟光薄。烟光薄,栖鸦归后,暮天闻角。


断香残酒情怀恶,西风催衬梧桐落。梧桐落,又还秋色,又还寂寞。


——《忆秦娥临高阁》


这高阁饮完酒,看这梧桐落叶,又是寂寞又是闺愁,回去怕是要将愁付枕头吧?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


这首代表作作于和赵明诚分别之后,清照终于显示出小女人的情绪,把酒思夫,思的越深,饮的越彻底,怕是要把酒做长江,妾住长江头而一路饮到长江尾了。


寒日萧萧上锁窗,梧桐应恨夜来霜。酒阑更喜团茶苦,梦断偏宜瑞脑香。


秋已尽,日犹长,仲宣怀远更凄凉。不如随分尊前醉,莫负东篱菊蕊黄。


——《鹧鸪天寒日萧萧上锁窗》


清照闺房日记:


辛巳年十月初四,上午。


今天差一点就又宿醉了,好在在夜来之前醒来,喝了几口苦茶醒酒,这龙涎香还真是好闻。醉酒的滋味甚是不好,清照啊清照,以后可不能如此堕落,还有几卷案头诗未研习,可不能再嗜酒了。


辛巳年十月初四,下午。


这秋天秋天快要过去了,我依然觉得白昼非常漫长。比起王粲《登楼赋》所抒发的怀乡 情,我觉得更加凄凉。不如学学陶渊明,沉醉酒中以摆脱忧愁,不要辜负东篱盛开的菊花。


辛巳年十月初四,晚。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所以要我说啊,清照同学真乃性情中人,愁之所之,兴之所起之处,俱有杯盏酒水,更有彻夜醉倒,身为词坛第一女神,李清照很好的示范了纯天然无公害的绿色环保型女酒鬼的生活——醒着喝酒,渴了喝酒,思念喝酒,醉了仍是喝酒,等我真的醉了,就胡言乱语几句, 那也是千古名篇;我要是没醉,眉目挑拨,可也是媚态横生。哼,你们还真以为我次次都饮, 逢饮必醉啊,其实有些时候只是想醉我就醉了,杯子里说不定是王老吉呢。


你问我到底醉了几次?


你猜啊。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