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广 在真书里活出真实

《短歌行》李广书法作品
北朝碑刻汉字的朴茂雄强,加上一点南朝文人笔法的婉转,唐楷就这样在天下归心的煌煌盛唐应运而生。“千门万户,规矩方圆之至者矣。”《九成宫醴泉铭》更是绝对理性地树立了唐楷典范的极则。然而,一位具有唯美气息的唐代书法大家却以一种刻意的线条处理,松动了欧阳询等人建立起的森严规则。

褚遂良,别出新意地让每一笔画、每一线条都挣脱了字形的拘束,变得独立而极富抽象美感。他用结构的疏密、笔触的疾缓来表现流动的情感。一板一眼的唐楷竟也萌生出了飞动之美。曾一度专攻褚遂良书法的李广更爱褚字里的精神:执着钻研楷书的韧劲和“挑战不可能”的勇气。

“都说中国书法到美国就不行了,我就是想看看,到底行不行。”这就是他旅居美国数十年的初衷。直白却不简单。

实在的书法真实美“著述者假其糟粕。”孙过庭明确地说出关于书法这件事,著书立说的人是不能用精确的语言文字表达自己思想的。那些“义理之会归”着实只有对书法研究深入并且善于创作的人才能掌握。“书法是写出来的,靠字品说话而非靠嘴说话。”李广很健谈,但在他神采飞扬的讲述里,却常伴着几分冷静理智的态度。

“所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艺术是躲不开"裸体美"的,无论乞丐还是皇后,只有退去衣裳修饰,才能在同一标准下来场公平的美丑较量。白宣纸,黑线条,精致的布局,再搭配一方朱砂印,我愿竭尽全力营造书法这最本真的面貌。”李广说他本是实在人,酷爱楷书也正是因为楷书里没有障眼法。“都说字如其人,这人一旦奔跑起来似乎就难以看清他的面貌。但若安安静静地稳坐在那里,他却仍能通过自己的气质容貌打动别人,这才是真正的美吧。”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在李广看来,这份不折不扣的“裸体美”才是书法艺术的“本”,是一切艺术创作的基础,认可了它才能延伸出种种从艺之道。

然而,书法又“犹埏埴之罔穷”,陶工和泥制作陶器,陶器之美丑皆取决于陶工如何用心用力。想要制出美的陶器,高水平的审美功力必不可少。“古贤道"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书家没有学问的支撑,就成了写字匠;但笔下功夫也决不能投机取巧。所谓"舞文弄墨",文人可以不弄墨,可这墨客必须会舞文。书从学问出,法自功夫来。”李广认准了文学修养在书法领域的决定性作用。他用最简单的理论拆解了书法:“书”是内涵,“法”是表现。内涵就是祖宗思想。

新金融记者 王若蛟

作者:王若蛟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