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商人李勤四度举牌 成都路桥控股权归属露端倪

见习记者 董鹏 成都报道

如果说举牌上市公司股份超过10%,仍可视为财务投资,那么持股比例达到20%,并已超过上市公司实控人呢?

成都路桥(002628.SZ)23日公告称,公司于2016年2月22日收到自然人股东李勤通知,截至2016年2月17日,李勤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累计买入公司股份合计1.48亿股,占公司股份总额的20.0554%。

这已经是达州地产商人李勤,在2个月内的第4次举牌。至此,其持股比例已然超过了成都路桥原实控人郑渝力直接、间接的持股比例。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目前李勤已稳居成都路桥第一大股东,但是尚未对公司构成实际控制关系。

“构成实际控制的条件之一,就是控制董事会。对于举牌方来说,便需要重新改选董事会”,四川本土一位资本市场人士介绍称,这就要看公司是否愿意配合,若持抗拒态度,亦可以董事会未到期为由拒绝改选。

半年“砸出”11亿

早在2015年8月时,李勤便开始通过二级市场,缓慢而坚定地买入成都路桥。不过,直至2015年底,由于触及5%的举牌披露标准,李勤的持股情况方才曝光。

截至2015年12月29日,李勤持有成都路桥股份比例为5.02%。彼时,由于持股比例较低,尚未引起市场的广泛关注。

但是在随后的两个月里,李勤介入上市公司力度不断增强,仅在2016年1月,成都路桥连续发布两次举牌公告。

据成都路桥历史公告,1月14日、26日,李勤累计买入公司股份分别达到7400万股和1.11亿股,持股比例相应上升至10.035%和15.054%。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披露的买入均价,以及买入数量估算,李勤前三次增持成都路桥所需动用的资金便已超过8亿元。

出乎意料的是,成都路桥22日晚间再次公告称,李勤累计买入股份达1.48亿股,持股比例达20.55%。

至此,李勤持股比例首次超过公司实控人郑渝力,郑渝力直接、间接控制的股份比例为19.83%。

虽然成都路桥尚未披露第4次举牌的详细情况,但是根据近期公司股价亦可大致估算出李勤的买入金额。

公告显示,李勤第三次增持的最后时间为1月26日,而成都路桥1月27日至2月17日的均价为8.81元/股。按此计算,李勤第4次举牌动用资金达3.26亿元。

这也意味着,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李勤已砸出了逾11亿元,而上述4次增持方式均是通过深交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买入。

需要指出的是,成都路桥第3次举牌的公告曾提及,李勤所持有的成都路桥股份不存在任何权利限制,包括但不限于股份被质押、冻结等的情况。

受益于李勤在二级市场的持续买入,成都路桥近期连续走出逆市行情。Wind数据显示,成都路桥近三个月涨跌幅为29.13%,同期行业涨跌幅为-24.75%,同期深成指涨跌幅为-18.35%。

尤其是1月11日以来,成都路桥更是创下了历史新高。当日龙虎榜数据显示,两家机构席位分别买入成都路桥2097.58万元和880.93万元。

此外,海通证券双流棠湖南路证券营业部买入9266.82万元,占当天总成交的21.1%。而成都路桥此前披露的权益变动书显示,李勤1月11日买入成都路桥1226.04万股,成交价格在6.778元至7.8元之间。

按上述均价估算,李勤当日买入金额约为8936万元,与海通证券双流棠湖南路营业部的买入金额相近。

成都路桥控股权归属渐明

面对李勤的强势介入,成都路桥原实际控制人郑渝力却是力有不逮。

成都路桥2015年2月曾公告,郑渝力个人因涉嫌行贿,被检察机关批准采取强制措施。

据媒体报道,1月27日,广州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海南省政府原常务副省长谭力受贿一案。检察机关指控,谭力利用职务便利,为成都路桥等公司提供帮助,直接间接非法收受财物。

而值得注意的是,李勤虽然通过4次举牌已稳居第一大股东,可以按照相关规定行使股东权利,但是尚未对公司构成实际控制关系。

据《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投资者为上市公司持股50%以上的控股股东”、“可以实际支配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超过30%”,以及“通过实际支配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能够决定公司董事会半数以上成员选任”等情况,可认定为拥有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

而如今李勤的持股比例为20%,尚不满足上述条件。

“这种情况下,就要看上市公司的态度了”,前述资本市场人士指出,李勤如果真要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最快捷的方法就是通过改选董事会获得控制权,但是若公司持抗拒态度,则可以董事会未到期等理由回绝。其间,亦存在上市公司与举牌方博弈的过程。

需要指出的是,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目前李勤旗下主要资产为四川中迪禾邦集团,主营业务为房地产开发、酒店运营管理等。

那么随着李勤的入主,这是否意味着,近年来业绩不断下滑的成都路桥,未来将注入地产类业务?本报记者将继续跟踪成都路桥的控股权更迭。

作者:董鹏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