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什么原因促成A股突然放量大跌?

◎每经评论员 叶檀

股市放量大跌,这不寻常。从25日的技术面看,目前属于反弹中继,可上可下,但大跌突破关键位置,对反弹造成直接干扰,后续堪忧。

截至收盘,沪指暴跌6.41%,创今年来第四大单日跌幅,跌187.65点,报2741.24点;深成指跌7.34%,跌756.55点,报9551.08点;创业板跌7.56%,跌166.6点,报2037.14点,1400只个股跌停。

股市大跌的原因之一是短期流动性收紧——为了春节所进行的短期公开市场注水操作陆续到期。

25日,中国银行间市场1天期质押式回购利率上涨33个基点,创逾10个月以来新高,央行没有降息降准的意图。

当天,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Shibor)隔夜品种上升了4.8个基点至2.004%。7天期Shibor上升2.6个基点至2.321%;14天期Shibor上升3.7个基点至2.517%。其余品种利率略有下降。上次隔夜Shibor站上2%是在2月6日。自去年5月以来,隔夜Shibor突破2%非常少见。

2月25日进行3400亿元7天期逆回购操作,刚好对冲了到期的3400亿元逆回购。2月22日到26日的一周,逆回购到期共9600亿元,国库定存到期500亿元,二者造成流动性减少共计10100亿元。尽管央行通过逆回购对冲,但截至25日,央行净回笼资金依然超过4000亿元。下周公开市场仍将有8600亿元逆回购到期。

虽然1月信贷额度较大,但资金不会进入风险较大的市场,如传统实体经济与股票市场,有可能会进入上涨的房地产市场,与政府扶持的投资项目。

原因之二,关于注册制的传言以及创新板的传言。传闻新任证监会主席上台将着力推进注册制。虽然传言属于空穴来风,但对于恐慌情绪尚未消退的市场是沉重打击。

2月倒数第二个工作日是新加坡A50指数交割日,A50交割日魔咒再起,从5分钟K线图看,上证50开盘即大跌,直到下午2:25,而后震荡收敛。A50下挫在上证指数下跌之前,具有引导作用。

境内期指大约在9:30左右开始大跌。截至收盘,沪深300指数报2918.75点,跌幅为6.14%,IF1603报2847.0点,跌幅为5.67%;上证50指数报1932.60点,跌幅为5.33%,IH1603报1908.4点,跌幅为4.62%;中证500指数报5626.05点,跌幅为7.94%,IC1603报5361.0点,跌幅为8.07%。

有人认为美国公布的服务业PMI指数远低于预期也是罪魁。2月24日,金融数据公司Markit公布行业报告,随着美国制造业PMI指数跌至2012年10月来最低水平,美国2月服务业PMI指数也自2013年10月以来首次跌至50以下,表明服务业萎缩。鉴于美国服务业占GDP大半壁江山,这样的数据让人紧张。

但这应该并不是A股下跌的根源,亚太指数25日涨跌互现,欧洲主要股指上升,只有A股与港股疯狂下跌,A股一直特立独行,没有理由比美国本土市场对美国PMI反响更强烈。

还有一个原因,貌似与股市无关,实际可能有着莫大关联。

每年初是领导干部集中上报个人有关事项的时间,今年的财产申报被冠以“史上最严”称号,要填的申报表格长达10页,一共包括14项内容,分为“家事”和“家产”两类。今年,表格长度和内容变化不大,但填写说明却从以往的1页纸增加到了5页纸,哪些要填、哪些不要填,都规定得清清楚楚。不少单位还召开了专门的培训会。

此前官员财产申报曾遭遇抵制,如果境内力量有意与A50魔咒结合,让人不得不警惕。去年股市去杠杆,境内的期指成为做空先锋,今年对市场会不会生出什么怪现状,我们还需拭目以待。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