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送转炒作遭监管层降温

高送转传统上是一些公布了较好业绩并且单股股价较高公司扩大股本降低股价的办法,在投资者的固有观念里低价股又往往存在升值潜力,所以A股历来有炒作高送转的传统。

从近期上市公司的分配方案看,有多家上市公司推出了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的方案,而且转增的比率有越来越高之势。但在一些公司转增比例上升的同时,公司基本面却一塌糊涂。针对这种“变味”的高送转,近期陆续有多家上市公司遭到监管层发函问询。

“土豪”送转频现

按照上交所《上市公司董事会审议高送转公告》,每10 股送转5股以上被定义为高送转。

“过去很长时间里,上市公司高送转都默认是10送10封顶,轻易不会越界。大概3年前,有个别上市公司出于炒作目的,尝试10送12,之后上市公司送股力度越来越大,送转与公司未来业绩预期走强的联系却越来越小。”广州证券一位投顾如是说。

海通证券提供的数据显示,2005年推出送转的上市公司仅154家,而近5年来每年送转企业数量平均在500家左右,2014年送转企业数量已达到565家。送转企业数量增加的同时,平均送转比例也在不断提高,从2005年的平均每10股送转4.5股上升到2014年的平均每10股送转8.3股。

2016年,“土豪”式高送转更有加剧之势。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6年2月26日,A股共有192家公司披露了2015年分红送转方案。其中有138家公司涉及送股或转增,送转比例在每10股送转10股及以上的有122家,每10股送转15股及以上的有60家,每10股送转20股及以上的有31家。

“土豪”式高送转频频出现的原因是A股历来存在的高送转炒作传统。光大证券研报分析称,根据对2010年至2014年年报每10股送转10股及以上公司的统计,每年11月至次年5月,高送转组合大多时间里都能跑赢上证指数,绝大多数时间里,高送转组合相对创业板指数的超额收益持续存在。

从二级市场的表现来看,推出高送转后股价接连上涨乃至涨停的例子屡见不鲜,比如神州长城今年2月15日公布10转增28的高送转预案后,股价连续三个涨停;劲胜精密10转增30方案亮相后,股价也连续两天大涨,当然该公司在业绩亏损并遭到监管层发问后,股价又接连大跌。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分析称,高送转慢慢变成机构游说或胁迫上市公司大比例转增,以利庄家高位抛货走人;大比例转增则已变成解救高位被套机构及定向增发买方的重要工具,而且这类大比例转增还在攀比、没有底线。

监管层发问

根据深交所早在去年就发布的公告,高送转的实质是股东权益的内部结构调整,它对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没有硬性要求,也没有任何实质性影响。但在散户对高送转概念如此看好的情况下,监管层对于基本面不好却依然“任性”高送转的公司采取了监管措施。

与豪迈的送股力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披露高送转预案的上市公司中,2015年业绩下滑或预期业绩下滑的公司超过了10家。

最为典型的是推出每10股送转30股预案的劲胜精密,该公司预计2015年亏损4.6亿元。1月25日晚间,深交所在其网站披露对劲胜精密的问询函,深交所认为,劲胜精密需要对其目前高送转与公司业绩成长性相匹配的依据和合理性进行解释,在未来5%以上的股东和董监高人员是否有减持计划。

不止劲胜精密,近期上交所和深交所向多家上市公司发出了问询函,其中最新“中招”的公司分别是豫光金铅和首航节能。2月23日,上交所对上市公司豫光金铅发出关于年报的问询函,问询函关注的重点在于豫光金铅主营业务继续亏损却仍实施高送转扩大股本的合理性和必要性。2月25日,深交所也对首航节能发布监管关注函,要求公司结合多方面因素,补充披露公司推出高送转预案的具体原因以及合理性。

截至目前,收到监管层问询函的上市公司约有10家左右,它们的共同点都是业绩下滑,送股力度却毫不手软。

从已回复的公司中可以发现,不少推出高送转的绩差公司大股东都有减持计划。劲胜精密在公告中表示,其股东劲辉国际在送股后3个月内将不减持公司股票,但在预案披露后6个月内出于“偿债及投资需求”存在减持不超过5%的公司股票的可能性。神州长城则表示已接到二股东华联控股的减持计划,华联控股及其关联人富冠投资有限公司和华联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计划减持合计3059.56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6.85%。本次交易之后,华联控股持有神州长城A股股份将下降5.18%,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减持计划此前并未公告。

交易所让上述公司发布补充说明公告很有必要,*ST海润2015年1月23日发布高送转10送20受到了投资者追捧,但公司二股东第二天套现7亿元,且之后发布了预亏的年报,*ST海润因此受到了证监会的行政处罚,股民状告*ST海润的诉讼案至今仍在继续。不让其他发行高送转的上市公司的投资者重蹈*ST海润的覆辙,就必须赶在投资者盲目追高之前,及时披露大股东减持的风险。

在监管层的频频追问下,同花顺高送转概念指数在2016年2月25日下跌9.33%,是该指数继2015年7月7日后跌幅最大的一次。

新金融记者 罗亦丹

作者:罗亦丹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