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价”到“萝卜价”:揭开玛咖神秘面纱(组图)

从“天价”到“萝卜价”:揭开玛咖神秘面纱导读
在种植方面,没有统一区划,种植混乱;玛咖种子、种苗混乱;种植纯度不高,且没有专门生产经营的种子、种苗繁育基地,玛咖质量和产量难以保证。加工方面,玛咖还停留在民间使用或切片等粗放模式,市面上缺乏精深加工的相关保健产品。宣传方面,则是玛咖的功能被夸大。

本报记者 王志灵 深圳报道“鲜果一公斤5块给你,这干果每公斤要30块,旁边黑玛咖每公斤50块。” 在云南省丽江市永胜县永北镇龙寿沟村的“云岭茯苓”,沈学章指着黄色玛咖对记者说,这个价格已经是近几年以来的最低价,去年此时,黄玛咖和黑玛咖的每公斤价格分别在300元和500元以上。

玛咖,原产于南美高原,十年前在云南丽江成功培植,在过去数年,被冠以“补肾壮阳”、“植物伟哥”的神奇性能,成为丽江这座旅游城市的特产名片。其身价也与三七、人参等名贵中药材比肩,最高价时每公斤玛咖可卖到上千元。

对此,做了三年玛咖生意的沈学章表现了精明生意人的先见之明。“我去年下半年开始出货,现在剩余的已不多,所以损失不是很大。很多人去年还在囤货,现在肯定亏惨了。”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这两年满山遍地都在种玛咖,这种粗放的种法都收不到很高质量产品的,产量又大幅增加,我是觉得最终肯定会跌价,只是没想到跌得这么快这么狠。”

一年时间,售价振幅上十倍!是谁把玛咖推上神坛?又是谁把玛咖拉下泥潭?

“天价”玛咖横空出世

玛咖为十字花科独行菜,属一年生或两年生草本植物,原产秘鲁,是印加人的食物之一。来自一些西方国家的科学报告称,玛咖能起到增强体力、抗疲劳、调节内分泌系统等功效。而这些功能属性在国内被商家夸大为“养颜、壮阳”。目前,玛咖更多的是被定位为保健药,食用方法有泡酒、泡茶、泡水、煲汤、泡蜂蜜等。

2002年,云南省农科院高山经济植物研究所将玛咖从秘鲁引入云南,并在丽江驯化引种成功。

格林恒信玛咖销售有限公司也开始尝试玛咖规模化种植。该公司创始人杨勇武表示,玛咖最适合在低纬度、高海拔、冷凉地区种植,云南玛咖种植适宜面积约有几十万亩。在这些高海拔冷凉地区,气温低、昼夜温差大、常有霜冻,环境恶劣,只能种青稞、燕麦、荞麦、洋蔓菁等作物,玛咖的种植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高海拔冷凉山区粮食及蔬菜品种少、数量不足的矛盾。

中国卫生部2002年正式批准玛咖进入中国,并于2011年批准为“国家新资源食品”。从此,玛咖迎来历史转折点,从丽江市到云南省,政府先后都开始将玛咖作为重要产业推进。

云南丽江高寒山区成功引种玛咖后,由于亩均纯收入较传统作物高出2-3倍,倍受山区农民青睐,加上“政企研”联运助推产业发展,种植面积迅速扩大,逐步成为带动高寒贫困山区农民脱贫致富的支柱产业。

据原云南省人民政府发展生物产业办公室主任朱发顺介绍,2010年,玛咖种植面积不超过2000亩,主要在丽江;2011年开始增加到3200亩;2012年,云南全省种植面积为2.5万亩,年产量约为2400吨;到2014年,迅速发展到15万亩,其中仅丽江的种植面积达到7万亩,主要种植区域从丽江蔓延到云南迪庆、怒江、昭通、曲靖、大理和昆明等地,并延伸到了周边贵州、四川、西藏等省份;到了2015年,全国玛咖种植面积达60万亩,产量高达31000吨,其中,丽江玛咖产业基地突破14万亩。

按照云南省《关于促进玛咖产业有序快速发展的意见》规划,2020年云南玛咖种植面积将发展到20万亩,干品年产量达2万余吨,农业产值超过25亿元,预计加工销售收入可达500亿元,是文山三七近年年均销售收入的5-10倍。

政策先行,招商随后。从2013年开始,各路资金纷纷落地云南玛咖产业,其中,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均与格林恒信进行合作开发玛咖保健酒;2014年年初,康美药业推出了康美玛咖;同年9月,广药白云山的“白云山铁玛”项目计划亮相。

“大资金带动小资金,有大企业参与采购玛咖为原材料,就自然会有各路游资介入收购囤货。”朱发顺介绍说,“玛咖价格也就是2013、2014两年暴炒起来的。”

据沈学章回忆,2011年,云南黄玛咖批发价约为220元/公斤,2012年上升至300元/公斤。2014年,市场上最差的玛咖价格都能卖到400元/公斤,好的黑玛咖和紫玛咖能卖到上千元每公斤的天价。

行业标准待解

飙升的价格最先惠及的就是玛咖种植户,包括当地农民和外来投资者。在云南、四川、贵州、西藏和新疆等省份中,只要稍微能种植出玛咖的高原,都在想方设法种植玛咖。

据云南省农科院高山经济植物研究所副所长薛润光介绍,玛咖只适合在2800米-3500米的高海拔地区生长,而在秘鲁原产地,很多玛咖都是产于海拔4000米以上土地。玛咖生产一年一季,或者两年一季,由于该植物吸收土地养分能力很强,通常种植一季后,种植地要修养几年,执行4-7年轮种。

目前,我国不少海拔2000多米的地区都在种玛咖。低海拔地区温度相对较高,容易发生病虫害,喷洒农药在所难免;此外,为了增加土地产量,种植户会大量施肥促进玛咖加速生长,每隔三四个月便能收获,且亩产量大幅提高。高海拔自然生长的玛咖亩产量只有两百多公斤,而低海拔施肥种植玛咖产量可达到每亩八百公斤。

朱发顺认为,云南利用自身地理优势发展和推进玛咖产业这一思路是对的,但是需要规范统一标准,并对市场进行有效监管,才能引导玛咖产业的稳定健康发展,防止暴涨暴跌。

目前的问题是,在种植方面,没有统一区划,种植混乱;玛咖种子、种苗混乱;种植纯度不高,且没有专门生产经营的种子、种苗繁育基地,玛咖质量和产量难以保证。加工方面,玛咖还停留在民间使用或切片等粗放模式,市面上缺乏精深加工的相关保健产品。宣传方面,则是玛咖的功能被夸大。

“既然称为"新资源食品",那么玛咖便只是一种食品,并不是药品。”朱发顺说。按照《新资源食品管理办法》规定:生产经营新资源食品,不得宣称或暗示其具有疗效及特定保健功能。

“面对现在这样低迷的行情,最好的办法就是引导种植企业规范化、标准化栽培,加大玛咖产品研发力度,丰富玛咖消费产品市场,防范假冒伪劣产品充斥市场,严厉惩处欺诈行为。”朱发顺说。(编辑 骆轶琪)

从“天价”到“萝卜价”:揭开玛咖神秘面纱
作者:王志灵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