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春节上演“空城计” 市民:为买菜而犯愁

中新网北京2月7日电 (张尼)春节到来,北京街头的人流车流日益稀少,多数外来务工人员已经跟随春运返乡大潮离开这座超级大都市。公交不挤了,道路不堵了,可不少人还没来得及享受“空城”带来的惬意,就不得不面临饭馆、商铺歇业、快递大幅“停摆”等诸多不便。“空城”,让人欢喜也让人忧,而这矛盾背后则反映出了城市迅速膨胀后面临的发展困境。


小商户纷纷歇业 居民生活遇不便


“就剩这点货了,今天是最后一天,卖完就回家。”距离除夕还有三天时间,西城区三里河三区内的一个小菜摊迎来了年前最后一个营业日。


菜摊摊主是个河南籍小伙子,他告诉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晚上收了摊他要准备回老家了,年后再回来。和他同在一个小区内经营的不少商贩早在前几天就已经歇业返乡了。


伴随着商户纷纷关门,不少居民的生活也受到影响。家住该小区的成女士告诉记者,自己一到春节就得为买菜的事情犯愁,以往下楼就能买到菜,春节时要跑到更远的超市,并且菜价高出不少。


“每到春节前我家都要囤不少菜,为的就是减少外出去超市买菜的频率,省去一些麻烦。”成女士说。


而家住朝阳区的“80后”上班族杨颐最近也开始为吃的事情发愁。平时早出晚归的她很少在家做饭,一日三餐经常在外面解决,或叫外卖送上门。不过,节前她所在的小区以及单位周围有不少外地老板经营的饭馆都关了门,这下吃饭成了麻烦事。


“我们小区周围一半多的餐馆歇了业,有些节前一周左右就关门了,在外就餐挺不方便,只能等节后才能恢复正常生活。”杨颐说。


用工荒凸显:快递大幅“停摆”保姆身价飞涨


除了饭馆等小商户关门,近期,快递、家政等服务行业的“用工荒”也困扰着不少市民。


春节前,记者致电圆通、中通等快递公司在北京的部分网点,发现已无工作人员接听电话。另据中新网此前报道,中通、申通、韵达、圆通等快递的部分网点均表示,在2月初已经停止收件,要寄送快递得等到2月15日。而顺丰快递虽然在春节期间正常营业,但是每单要加收10元服务费。


“春节期间我们送货速度有可能要受影响,虽然有人值班,但是很多人还是回老家了,送货具体慢多少就不好说了。”一位京东快递工作人员对中新网记者透露。


除了快递大幅“停摆”,春节期间的家政市场也闹起了“用工荒”。临近除夕,记者以“找保姆”为由咨询北京多家家政中心发现,不少已经提前歇业,一些尚在营业的中心,保姆也几乎被预定一空。


“我们这里目前只剩下两三位保姆了,市场现在供不应求。”位于海淀区双榆树小区的某家政中心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告知中新网记者。


另外,春节期间保姆的身价也一路飙升。位于西城区的一家大型家政中心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照料一对全自理老人的住家保姆,平时月薪在3000元左右,而春节期间的工资最高可能达到5000元左右。钟点工初一到初三期间的工资也是平时的双倍,为50元每小时。


在北京从事了4年家政服务的辽宁籍保姆曾贵菊也向记者证实,春节期间雇主普遍要向保姆多支付1500到2000元作为过节费,也有一些大方的雇主为了留住保姆会开出双倍工资。


大城市劳动力“候鸟式”迁徙难题待破解


其实,每年随着春运启动,“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都会上演“空城计”。


根据“高德地图”联合全国多家交通管理部门近期发布的《2016年春节出行预测报告》,全国10大人口短暂迁出量最高的城市中,位列前五的分别是北京、深圳、上海、广州、苏州。有媒体援引北京铁路局的消息称,截至2月5日18时,春运13天以来,北京铁路局共发送旅客1071.25万人,北京四站发送旅客共计 603.87万人。


而另据“高德地图”早前发布的“春节期间拥堵下降最大城市榜”显示,春节期间,全国“堵城”减负程度前三甲为深圳、广州和北京。


一方面,城市好不容易迎来“瘦身减负”,一方面却又要面临“用工荒”难题,这样的矛盾恰恰反映出了超大城市迅速膨胀后面临的发展困境。


“每逢春节,中国一线城市劳动力就出现"候鸟式"大迁徙,这说明目前中国劳动人口就近、就地就业的比例偏小。”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导致劳动力“候鸟式”大迁徙的根本原因是,外来人口没能够真正融入大城市,他们的“根”还在千里之外的家乡。


“基本公共服务未实现均等化,是阻碍外来人口融入城市的主因。”苏海南强调,很多人还面临住房压力、看病难、子女就学难等问题,如果这些问题能够得到解决,一线城市春节期间的“空城”现象就会得到一定程度缓解。


但苏海南强调,虽然需要促进外来常住人口融入城市,但一线城市也并非越大越好。针对近期“北上广”等特大城市纷纷提出人口“天花板”的控制规划,苏海南指出,大量外来人口涌入“北上广深”,是基于这里的就业和发展机会明显多于其他地方,这说明资金、技术、信息等各种生产要素都过于集中在这样的一线城市。


“大城市可以根据自身发展测算并设定一个人口红线,但更重要的是政府应将资源合理配置到二、三线城市乃至农村,让人们在二、三线城市或者农村就能找到用武之地,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出路。”苏海南说。(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