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中国)青壮年一代春节遭遇“催生二胎”

新华社贵阳2月11日电(记者李春惠)和往年一年,贵阳市某公司白领邹先生春节前带着妻子和女儿回到了贵州省安顺市关岭县的农村老家,却遭遇了父母、亲戚“催生二胎”的烦恼。


邹先生和妻子赵女士是大学同学,都是“80后”,他们的女儿今年5岁。夫妻俩大学毕业后留在贵阳打拼了10年,如今邹先生是贵阳某制药厂高管,妻子则放弃了原来的专业,在一个私立幼儿园当老师。


“我在贵阳买了房、结了婚、生了娃,以为自己人生大事差不多都完成了,没想到春节回来却被大家‘催生二胎’。”邹先生说,回家刚坐下,60多岁的母亲就说,属猴的孩子聪明伶俐、机智活泼,希望我们俩能在猴年添一个猴宝宝。邹先生当时就表示,自己平时很忙,生二胎没有时间带孩子。


“抓紧生吧,趁你妈还能帮忙带孩子。”“父母生4个都养过来了,你生两个有多困难?”接下来的几天,亲戚、邻居轮番上阵劝说。


“虽然老人承诺带孩子我们很感激,但是他们一辈子在农村,两代人培养和教育孩子的观念又不一样,生下二胎给老人带,我们怎么放心?”邹先生说。


同样的事也被王渊远遇到。41岁的王渊远在深圳工作,春节前带着妻子和儿子,回到了家乡贵州省罗甸县。“旅途劳累不算什么,被家人催生二胎比什么都头痛。”


王渊远坦言,深圳的房子只有一室一厅,如果再添一个娃,再接一个老人来帮忙带娃,生活会很不方便。“现在条件还不好,过一段时间再考虑。”


贵阳某媒体记者张健是家里的独子,他的女儿今年两岁。大年三十家人团聚时,张健的父母、外婆让张健考虑再生一个孩子,说两个孩子一起带省事。


张健是健身爱好者,目前每周还能去2次健身房,但徒步等其他爱好基本已经放弃。“下班后要给女儿讲故事、陪她玩,周末带她去儿童乐园。如果再生第二个,估计就没有自己的生活了。”


在辽宁沈阳工作的“70后”肖菲前两年过年都跟随丈夫回哈尔滨,今年全家回到自己的家乡贵州省黔南州瓮安县过年。令肖菲没想到的是,自己也被父母“催生”,他们的一个理由是,8岁的儿子太孤单,再给他添一个伴,另一个理由是,“过几年也许想生都生不了,那时后悔都来不及。”


肖菲说,生孩子是一个巨大工程,要操心很多,尤其作为母亲,十月怀胎、教育成才等都要亲历亲为,“自己年龄已经不小了,要成为两个孩子的妈妈,想想都累。”


“经济条件允许,可以生第二个孩子,经济条件一般就不要生。因为生了二胎后,新的经济压力、劳累随之而来,争吵不可避免,影响夫妻感情。”同样在春节被“催生二胎”的贵州省六盘水市水城县公务员王秀玲说。(完)


责任编辑: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